彻夕

[Young Justice]【翻译】Foible(闪电家族亲情向 无CP)

标题:Foible
作者:sarcat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56452
分级:Gen
配对:Barry Allen,Wally West,Bart Allen 无CP
授权:



Summary:
It was just him and his uncle. And his grin stretched past his freckled cheeks until he was absolutely beaming with delight. It was only logical that he would take his time here. That time belonged to him.



Foible
他还记得蓝色的天空和烤焦的肉在铁板上发出的“嗞嗞”声。那是个夏天,天气炎热,时有阵雨,笑声绵延数里。那是一种感觉,感觉你知道总有一个人在等待着你。

通常他们选择占据的路缘在接近正午的时候都热的无法忍受,但他挺喜欢那样的。那是他们的据点。在那儿好像冰淇淋都融化的更慢了。

那时只有他和他的叔叔。笑容在他长着雀斑的面颊上延展开,直到他被洋溢的喜悦完全充满。他会在这儿度过自己的时光是唯一合乎逻辑的做法了,因为这里的时间属于他。


——

空气冷冰冰的。实际上他并不怎么能感觉到寒冷,但他能看见嘴唇间呼出的温暖气体在周围寒冷的空气中纤细地蜷曲起来。他看着,直到风呼啸着把它卷走,刺痛了他的耳朵。

他已经在这呆了一段时间了。他站在门口盯着那些数字看,它们宣告着这座房子的主人就是他本人,而他也比任何人都了解这座房子。他能准确地说出自己的房间在哪儿,说出每次妈妈换过新床单之后,它会以什么样的形状卷曲着,甚至说出在他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哪块地板会被压得咯咯响。正是因为他知道这么多年以来这座房子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现在他才会觉得紧张不安,整整五分钟都僵立在那儿。

他的目光注视在轻轻晃动着的旋钮上,当他被拉入一个几乎令他窒息的怀抱然后看见一张长着褐色头发的面庞,一切已经毫无疑问了。他回家了。

但那是不同的。

她催促着他进了门。她满怀着渴望,笑容满面地大喊着叫Rudy来看看他们的儿子。他使劲地咽了一下口水,脱下外套热情地拥抱了他们。

“Wally,很久没见了,我从没见你离开家这么长时间过,那些老师们肯定给你堆满了工作。”

他用跟爸爸同样温暖的语调答道,“你了解我的,爸爸。我是个工作狂嘛。”

Mary用一只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用一种他无法辨认的眼神盯着他看。
“我猜Artemis也一样忙么?她不能来吃晚饭真是太遗憾了。”


“确实很忙,”他又一次肯定地说。

有什么事不对劲,而他的父母对此回避得知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被逼到了边缘,他们从不那么粗心的,他们通常都会紧紧抓住这样的时刻,只是为了让一切恢复常态。但这一次他们没有,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他没在单词后加上惯常的变音,也没有发现他没逼着他们聊聊一天的生活,或者在他妈妈坚持让他把衣服挂在衣架上时抱怨地呻吟,因为他相信,如果地板是最方便放外套的地方,那么他完全可以把它扔在上面。

Mary忙着向厨房走去,着急去看那片,又或者是两、三片糊了的土司。他从站的地方就能闻到那种味道。很显然,她会说她的烤面包是一个商业机密,附带一个调皮的眨眼,而他也会随之微笑起来,带着期待,因为只有她能做出这种味道来,也只有她能让回家变成一个令人享受的习惯。

“Wally,你能去摆个6人桌么?你Iris阿姨要和Barry一起来,”她一边语调平淡地说,一边用洗盘子的抹布擦干了手。

“噢,我倒不是想怀疑你什么,”在他决定继续问下去之前,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我是不是只要摆五套餐具就行了?”

她把叠好的抹布放在早餐台上注视着他的眼睛。“不,摆六套。Jay和Joan出城过周末了,所以Barry他们帮忙照顾Bart。我坚持要他们把他也带来了。他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他的胃在那一瞬间忽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哦?”

那是他在不再失去努力寻回的安慰的条件下能做出的唯一的反映了。然后门铃响了,紧张感也随之而来,他走进房间时那些满溢着的令人眩晕的电器声又开始在他耳朵里回响。

只有他觉得这是种烦扰。只有他被这种力量控制着——因为其他人都表现得再正常不过了。其它人都在互相拥抱欢迎,抒发思念之情。他远远地站在后面,直到发觉一双蓝绿色的眼睛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的脸。那种仿佛全宇宙认识他最长时间的,逐渐明亮起来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好像生病了一样。

事实上他还没准备好要再次面对他,但毫无疑问地,Bart在那一刻就决定了飞快地移动到他跟前,给了他一个看上去有悖道德的,依赖又孤单的拥抱。那是个糟糕的错误,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手立刻覆上了少年的肩膀,向上一次见面时一样把他推开了。

“你能不能别再这样了?”他谴责道,但这没能改变Bart的行为。

“Wallace,这不是应该对客人说话的态度。”他妈妈警告道。这种警告确实十分严肃,因为她从没有就那么叫出Wallace这个名字。

“但-但是他跑着进了房子里!超能力太不好控制了,你都忘了吗?他为什么会去接受特殊治疗?”他恨自己那种孩子气的语调,他只是太希望她能站在自己这一边了,对此他确实更有体会,他比这好得多,但周围的空气让他恐慌,好像抓住了稻草一样,他双手交叉在胸前,眼睛盯着地板的木头条。“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最开始没有人说话。也许是他再次表现出的幼稚,又或者是他的话里传达出的意思让大家都哑口无言。他能听出自己语调里的严厉,手肘上紧握的声音和唇边溢出的低吼。他生气了,毫无缘由地生气了。

Bart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那几乎要让他大笑起来了,当然他会是第一个。

“哈,都是我的错,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他假装地在他肩上轻轻锤了一下,充满歉意地说,“这就是我需要你的最重要的原因!你得教会我所有这些事,全职担保人,对吧?”

“我觉得这主意棒极了,” Barry 调停地说道。

“你会觉得的。”他压低了呼吸劝道,他几乎要觉得他的声音低到任何人都听不见了。但是当Barry的笑容一点点消散,脸上的肌肉松弛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走过了大半间房子,他的妈妈在身后叫着他的名字。

他又一次拉住了他穿着外套的手,在他拧动门把手的时候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温暖。“Wally,你要去哪儿?晚饭就要——”

“出去,”他简短地说道,一阵寒冷拂过他的脸庞,这一次连空气都流动的更快了,因为他的双脚正努力着试图用超人类的速度把他带离爆发的边缘,带离那些仿佛要把他活生生吃掉的东西。他在加速,浅浅地融入了一片模糊之中,这并没什么不好,因为他已经决定了要把一切都抛开。
---------
他来自未来,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就偷走了属于他们的时间。他惬意地呆在时空的裂缝里,这些裂缝在他退出之后已经开始出现在他和他叔叔之间了。但他以为,觉得Bart把这变得更简单了没什么不公平的。他在自欺欺人。

他还没打算原谅Bart。
---------
他呻吟了一声。他觉得很窘迫。

“你在这儿啊。”

他找到他了,真该死,不过说实话他也没想藏起来。他不觉得那能有什么意义,他只是暂时想要一点儿私人空间,要一片安静的地方来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绪,而他叔叔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想听他解释的事实对他来说真的没什么帮助。

这次他的呻吟声更大了,他已经准备好要再一次起身离开。飞快地离开这里,从这座城市,从他的身边,他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手腕上收紧的力道阻止了他,拉得他不得不转过身来,面对离他只有几英寸距离的深邃目光。

“Barry叔叔,请你放开我。”

“然后你就又可以一句话都不说地跑掉了?”他问道,但还是放开了手。他总是那么信任他,相信他能好好地呆在那儿,然后痛快地宣泄出自己的感受,言语或者是任何东西。他真的不想再那么温顺,那么简单就被打败了。

“我走不走对你又有什么区别?什么时候开始你又关心起我在不在了?”风吹过金色的头发,他叔叔的眼神随着他的话黯淡了下来。

“Wally。。。。。。”他抬起了手,可还没碰到他就被打断了。

“算了吧,你现在没资格说什么。”他讥讽地说,手在脖颈纠缠着,拉扯着脑后的卷发。“说起来,你来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为了你才来的。”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真诚,有一个瞬间那让他想起了从前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夏天。“你就那么离开了,好像不用再多解释什么了似的。你妈妈很担心你,她说你自从回家之后就怪怪的。之后你又就那么逃开了晚餐,你从不会错过晚餐的。”

“你讲笑话可真不会挑时候。”他冷冰冰地说。

Barry叹了口气,一步步地走到了他所在的纪念碑旁边。他在石板的正前方停了下来,示意他跟他一起坐下。

可他不会听他的。至少这一次他想让事情按自己的想法发展。所以Barry停了下来,弯下腰把手肘放在了膝盖上。

“你知道么,Barry叔叔?”他甚至没等到回答就接着说道,“你救不了所有人的。”

“我们可不是要干这个的。”他绿色的眼睛躲闪了一下,想要想出些别的话来回答他。比如决心和毅力对一个英雄来说是多么至关重要之类的。“这一切就因为这个么?”

他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插进了手掌里。“不,但我再也不想要这些期待什么的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Barry语气柔和地回答道。

“你当然不懂了。你可是闪电侠,”他边做了个表示引号的手势边说,“你很符合你的期待,所有人都是。可我就不一样了。”

他低下了头,好像这个问题的重量把他的舌头都压得发不出声音了。那很沉重,这些问题总是很沉重的,但至少他愿意试着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他们,因为他想要试一试。

“像你这样又有什么不好的?”

他可再没有什么犀利的话可反击了。“我这样不够好。”

“那你的标准又是什么?”Barry有些出乎意料地接着逼问道。

“我自己的标准:就是你。我的标准一直都是你。有时候我以为我能赶上你,你好像一直都在等着我似的,可我总是差的太远。曾经那挺激动人心的,我以为我绝不会感到后悔,可——”

Barry认真地听着每一个字,柔和的目光里看不见一丝审视。他恨他的叔叔。

“这真是蠢透了。”他能感觉到有电流在通过,他很想找个紧急出口立刻逃开。但Barry比他更快,他一直都比他更快,他的手牢牢地按在了他的肩上。

“那不蠢。”

“我永远都不够好,永远都不够快,永远都不够聪明。”一切都清清楚楚地摆在面前了,他就像一个曝露在外的伤口一样。

“你知道不是那样的,Wally。看看你的那些成就,想想所有那些你帮助过的人。”

他几乎要大笑起来了,嘴角不听使唤地抽动着。“成就?这个词有什么重大意义?你好像忘了我退出了吧,没什么能叫做成就的。”

“但那是你自己的决定。那是你想要的,那没有错。”他一动不动,Barry把手放了下来。

“只是,我不是为了它才加入的,我想象中的英雄不该是那样的。一切都是错的。看起来好像没什么要紧,可有时我就是看不出这样下去事情能有什么改变,尤其是现在大家都有Bart了。他状态正佳,可以跟你并驾齐驱,他能够套我的圈,而且不止一圈。”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让肺里的空气把嗓音中的颤抖去散开。

“你不是Bart。”

“真是世纪名言。”他突然说道。

Barry重新找回了控制权,听起来就好像他真的希望他能听进去似的。“我从没想让你变成你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你很快,真的很快。我见过的,你眼里的那种渴望,和你如何为它努力地奔跑。但你自己必须想要,那是最重要的。只有你自己能拦住你,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要好得多,Wally。”

“你可真贴心,Barry叔叔。”他低声地说,“真的。可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它改变不了任何事。”

他的叔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他转过身去打算离开,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离开之后又能去哪儿,他只是需要离开。他全身的肌肉都渴望着离开,连他的骨头都想要飞速地走开——他真的太想这样做了。

“真的么?你想和我赛跑么?”他的鞋嵌进了碎石块里,这真的是他今天晚上最不想做的了,即使对他来说天气也有点儿冷,尤其是还有人等着他们去吃估计已经干巴巴了的火鸡。

但他想要这么做。即使是现在,跟他叔叔一起赛跑听起来比任何其他他能想到的事都好的多了。何况离开了这儿他又能去哪儿呢?至少他叔叔能提供一个目的地,尽管那也不是什么对幸福,正常或者任何事的保证。

“你能追上我么?”
Barry总是勇于面对挑战的。
也许那不能改变他的现状,也许它也不能把事情变得好一些,但他掀起尘土,跑到连肺都开始燃烧的那一刻,他好像感觉到那些夏天又回来了,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太阳底下的炙烤和他大笑直到感觉到生疼时,肺里回荡着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冰淇淋在那儿也融化的更慢了,他好像回到了过去。

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原谅Bart。
--

夜幕比他隐隐记得的那个夜晚还要漆黑,灰尘弥散在空中,铲子的声音盖过了那些他开始慢慢记住并且喜欢上了的杂音。没有“嗞嗞”声,没有电流的声音,他只是默默地等着有一天他的领子让他窒息。

“Wally?”只剩下这个自信又强壮的声音了。

“怎么了, Bart?”这些天他能为他做的太少了,但他努力地尝试着。

“你能再给我讲讲你的收藏品们么?先说说那支箭吧?我喜欢它。”即使苍白的肤色被煤烟遮盖了,他的表情依旧明亮而充满期冀。他们整整一年多没有见过阳光了,对此他们已经渐渐习以为常,至少那些故事让一切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了。至少,在他说起他们,说起整个团队的时候,那时候一切还是完整的,他感觉温暖又开心。

他把铲尖埋进土里,抬手擦了擦眉间的汗水。“一开始不是那么顺利的,我们少了点儿团队精神。”

“等等! 等等!”Bart兴奋得跳了起来。“你知道的,你得描述一下,关于那一天。你们都穿了什么?你穿你的闪电小子制服没?”

他已经习惯了他的兴奋,然后揉了揉他褐色的头发。“嗯,我们接受任务的时候太阳正要落山,天还是有点儿亮的,一大片的橘黄和粉色。我当然穿着制服了,不穿它我总有种裸着的感觉。”

他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继续问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个问题永远是最难回答的。“阳光很好,很暖和。”

——END——


【翻译】When Responsibility Comes His Way(Hal/Barry)

标题:When Responsibility Comes His Way
作者:SushiOwl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14076
分级:Gen
配对:Hal Jordan/Barry Allen
授权:


Summary:
Sometimes Hal Jordan makes good choices.

When Responsibility Comes His Way

    “你用那些做什么了?”Barry问他,俯身在一旁用手肘轻轻推了推他,“我打赌你肯定把道奇挑战者买下来了,是不是?”
    
    Hal夸张的长叹一声,把脸埋在手中并趴到了桌子上。“没有。”他闷声答复道。

    在一次英勇地拯救了城市,并且将财产损失控制在了最小范围内之后,正义联盟被授予了奖励,现金奖励,总共2万元整。没有人真的需要这些,也没有人想要。超人和蝙蝠侠试图拒绝,但是失败了。所以,最终,他们决定把这些钱给予经济状况最糟糕的人,这个人就是Hal Jordan。这真得使他震惊了,他从没有拥有过如此多的完全任他支配的金钱。

    “没有?”Barry重复道,因为紧皱他金黄色的眉毛从面罩中漏了出来,“然后呢?”

    Hal放低双手,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他的朋友,然后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将手臂放到了桌子上。“好吧,你要保证你不会笑。”

    Barry维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你做了那么多蠢事,哪一次我笑过你了?”

    Hal皱着眉,重重的给了Barry胳膊一下。“你真是个混蛋。”但嗓音很是温柔。他坐回到高背椅中,盯着面前的桌子,每一回联盟都是在这里进行激烈的讨论并做出决定,虽然在这里的只有他和Barry,但是将这事说出来仍然是很艰难的。

    “等着呢。”Barry说道,他靠在手肘上,手指有些不耐地在下巴上轻敲着。

    “你知道Jack的,是吧?我哥哥。”就像还有什么其他人在听着似的,他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如果真的有什么人在听着,那么那个人一定是蝙蝠侠,他一直是这么相信的。

    “然后呢?”Barry引导他接着说。

    “哦,差不多两年以前,他妻子生了孩子,一个叫做Helen的女孩。”当他想着这个小女孩的时候,他的脸上显现出了一抹原来没有出现过的笑颜,“你应该见见她,她非常漂亮而且很聪明,很早就可以开口说话了,她会叫我‘unca’。”说了他笑了起来,抬手揉了揉眼睛,“她有着大大的笑容,每次看到我都会觉得我的生活被点亮了,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享受成为叔叔的感觉。”

    Barry也笑了,但是他总是知道如何能让Hal不偏离轨道,“这就是你用钱。。。。。。”

    “是的。”Hal说,小小的吞咽了一下,“我把那些钱给了Jack当做Helen的大学基金。”他停顿了半秒,接着补充道:“恩,我的意思是,我留下了足够支付租金的钱,但是我把大部分都给他们了。”

    Barry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的头从手肘上抬了起来,他的眼睛大睁着,嘴巴微张。

    这神情让Hal感到有些不舒服,他突然觉得要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一下,“我只是希望她能得到好的教育。她值得这个,我想让她能得到每一个获得更好生活的机会,你知道么?我知道她不会搞砸的,她不像我。”他用手盖住眼睛,呻吟出声。

    但是随后Barry的手搭上了他的肩,当他看向他,发现他在微笑。“她也可能比你差很多的。”他说道。

    这使得Hal也笑了。

——END——


【翻译】【法外者】Dressed Up To Undress(jayroy)

标题:Dressed Up To Undress
作者:merlinemrys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72282
分级:Explicit
配对:Jason Todd/Roy Harper(因为就只有blowjob,所以我觉得可以当无差看的)
授权:


Summary:
Roy has a thing for wearing Jason's jacket. Jason finds out. Cue blowjob.

Dressed Up To Undress

Roy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Jason没把它当回事。

他觉得是因为光线太暗,Roy又累得顾不上去注意他拿走了Jason的皮夹克,而不是他自己的。两个原因加在一起,Jason就这么让这件事过去了。直到他们在一个安全的藏身所安置下来,Roy很快睡着之后,他才把衣服偷偷拿回来。

Roy第二次这么做的时候,Jason觉得只是个巧合。

那个弓箭手在前一天晚上被毒藤女下了毒,一直恍恍惚惚地来回游走着,抽着鼻子在他们的临时公寓周围曳步而行,身上紧紧地裹着Jason的夹克。当然,这有点奇怪,但Jason也就随它去了。

Roy第三次这么做的时候,Jason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了。

说真的,Roy并非真的是个傻瓜——至少不总是。把Jason的夹克紧紧抱在胸口入睡,尽管有点儿让人惊讶的可爱,但还是不正常的。而且也不怎么聪明,因为Roy知道Jason讨厌别人碰他的东西。Jason没说什么,而是选择了在Roy再次犯蠢的时候,用比平时更重一点儿的力道揍他。

Roy第四次这么做的时候,Jason给他来了一次口活。

Jason在一次漫长而又几乎毫无用处的搜查之后回到了酒店,不但什么都没找到,更糟的是他还不得不穿着Roy的破旧蓝色夹克,他自己的那件好像又一次神奇地消失了。他一边低声地抱怨着,一边猛地打开了卧室的门。

“Roy你是不是又拿了我的外套——”

他被定在了那里。

Roy身体大张着躺在床上,苍白的皮肤泛着红色,汗珠晶莹。他一只手紧紧蜷曲着塞在嘴里,抑制着自己的呻吟;另一只则握着自己的下体,臀部向上挺动着,但是他的这些动作都在视线落到Jason身上之后突然停住了。

他穿着Jason的夹克。

只穿着Jason的夹克。

房间里沉默得让人无法忍耐,只有Roy断续的喘息搅扰在其中。“事——事情不是你看起来的那样,”他终于结巴着说道,一边还往床里爬着想要抓过什么东西盖住自己。“它——它——不是你想的那样——”

“真的么,”Jason安静地说。他缓慢而坚定地往床边走了两步,眼睛死死盯着Roy的。“那是怎么样的,你不小心拿了我的夹克,又不小心在自慰的时候不小心穿在了身上?”

Roy吞咽着缩到床头,膝盖蜷缩起来想要留住他仅剩的一点尊严。Jason的声音低沉又带着危险的气息,但其中又有着一丝的愉悦——Roy不知道原因到底是什么,在他这么脆弱和惊慌的时候,想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没——没错?”他试探地说,在发现自己的声音战栗着发抖时畏缩了起来。他勉强地笑了笑,极度地希望Jason能配合地把它当成一个玩笑放过去。“嘿,没错啊,意外,我——”

“我不傻。”

Roy僵住了,在Jason突然冲过去用粗糙的手握着肩膀把他按在床上,并将膝盖顶进他的两腿之间磨蹭他颤抖的下体时短促的叫了一声。尽管他很努力但还是没能咽回破碎的呻吟声,而且整个从脸颊到胸膛全都泛起了红色。

“多少次了。”

Roy将视线从Jason贴着他的腿上移开,诧异地看到Jason正在笑着,笑容邪恶又带着占有欲。“什么多少次了?”Roy问,试图假装自己没有只穿着Jason的夹克坐在床上,而把他压在床上的也不是Jason本人。

Jason懒洋洋地用腿蹭了蹭Roy,无视了Roy的前液在他的牛仔裤上留下了一片印迹。听到Roy因此而发出的呻吟,他笑得更开了。“你有多少次穿着我的夹克——”

他的腿又动了动——

“然后一边自慰着——”

这次他顶了顶Roy——

“一边想我?”

Roy的胸膛起伏着,呼吸也变成了短促而颤抖着的喘息。他看向Jason睁得大大的眼睛,那双眼睛的瞳孔放大着(希望它不是今晚唯一一个被搞大的东西,Roy脑海里有一个毫无用处的声音说道),在看着身下的Roy时因为欲望而变得深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

“别跟我玩游戏了,Harper。”Jason打断道,既像低吼又像邪笑。他顺着床动了动,一路向下直到他的手握住了Roy下体的根部。接着又折磨似地慢慢把手向上滑动,轻轻地摸了摸铃口的地方。Roy喉咙里发出了高声地惊叫,身体靠着床单扭动着。“回答问题,Roy。”Jason用柔软而火热的声音呢喃着。

“求——求你了。”Roy低声说道,臀部不自觉地向上抬,却被Jason将他按在床上的那只手拦住了。“回答问题,Roy。”Jason重复着,现在他的声音里已经明显地带上了得意,他边说边捏了捏Roy的下体。

一阵急切的渴望迎面而来,Roy所有的伪装都支离破碎了,他颤声回答道:“三次,求你了Jason,我需要你,求求你。”

“什么时候?”Jason问,比起他转着手腕抚摸Roy下体的动作来,这声音几乎是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你什么时候做的,嗯?”他靠近了,呼吸轻抚过Roy的阴茎。

“Jaaaay。”Roy哭着把手伸进Jason的头发里,把这个挑逗自己的该死的家伙向下拉去。“回答。”Jason低声说,Roy能听出他咧嘴笑着,他能感觉到。

“和毒藤女那一次,她有催情的花粉但我没有告诉过你,还有你和Kori一起出去了两天那次,我想你了,还——还有今天,现在,Jason,求你——”

Jason在微笑,他向上看向Roy的眼神十分柔软。“好孩子。”他轻柔地咕哝道,用口腔包围了Roy。红发的男孩立刻紧绷了起来,身体终于感受到了一直渴求的那种快感,他用手拉住Jason的头发然后又松开了。Jason上下吞吐着Roy的硬挺,Roy感到一阵颤栗扫过了全身,可是无论他怎么弓起身子哀求,Jason都不肯加快速度。

随着一声淫秽的“啪”声,Jason的嘴离开了Roy的阴茎,红色湿润的嘴唇朝着Roy懒散地笑了笑。他的手指还紧紧抓着Roy的身体两侧,拇指抚摸着他的胯部,并且阻止了Roy每一次想要弓起腰身的打算。他伸出舌头舔了舔Roy的下体,牙齿轻轻地咬了下发涨的顶端,诱使Roy发出了又一声呻吟。

“该死的,Jay,别再这么挑逗我了。”Roy哀求着,双手又开始用力地拉扯Jason黑色的头发。Jason没有回应,但是Roy能感觉到他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微笑,然后收紧了。他听到一声沉闷的哼声,感觉一阵阵酥麻的快感顺着脊柱游走,他觉得自己的脚趾已经开始在床单上蜷缩起来了。

然后Jason开始慢慢下沉,直到Roy觉得自己能感觉到他喉咙的后侧,嘿,这可没有什么呕吐反射之类的,忽然按住他的手消失了,Roy开始挺动着臀部在Jason的嘴里抽插。仓促地道歉还没说出口就被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呻吟。Roy抓着Jason的头发操着他的喉咙,而Jason则放任着他的做法接受着他。哦天哪,哦,上帝啊,Jason在吞咽着,包裹着他,他感到一阵热流向下腹涌去,然后哦天哪,Jason,Jason——

“我要——嗯——Jay——”Roy哽咽着,臀部疯狂地向上弓起,手指痉挛,全身失控,而Jason只是笑了笑,Roy随即达到了高潮,呻吟着在Jason的喉咙里释放了自己,并在感觉到Jason吞咽的动作时呜咽了起来。这一切都结束之后,Roy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耳边闷闷作响,然后隐约他听到Jason灵活地起身开始套弄自己。直到一声低沉的呻吟之后,Jason瘫在了Roy身上,也达到了高潮。

有那么几分钟,Roy和Jason只是静静地躺在那儿,年轻的男孩把头挤进了Roy的颈间,两个人一起喘息着。最终Jason翻身起来,低声抱怨着走进浴室漱了漱口,然后拿来了一条湿浴巾把两人擦了一遍。

“留着那件夹克,”他说,声音听上去被彻底而完满地操过了一遍。他将浴巾扔到一边,拉过被子盖住了两人,而且——尽管过后他一定会否认——光明正大地依偎在了Roy身边。Roy笑了笑,轻轻亲吻着Jason湿润的嘴唇。

“我会报答你的,”他喃喃地说道,“你想让我怎么还都行。”

Jason笑了。

——END——